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大型新闻网站之蜀川在线网 - 给您带来真实、丰富、温馨的新闻资讯!  

蜀川在线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大秀场

  • 0威望
  • 945146积分
  • 314030帖子
  • 发表于 2018-3-13 16:00:30 |显示全部楼层

    《人生若如初见》好看吗?演员及扮演者是谁?(第1~21集)全集分集剧情 初见|分集 [复制链接]

    易连恺送程老状元九仭风筝弄巧成拙
    易连恺和秦桑面见程老状元,他从行李箱拿出一个折叠好的风筝打开,口中道着祝程老爷子如风筝一般扶摇直上。果然,程老爷子一看见风筝就激动地站了起来,原来这不是一般的风筝,而是九仭风筝。
    或许是太过激动,程老爷子竟然吐血晕倒,还好大夫说明老爷子这是将淤血吐出来了,只要安心静养就会恢复。
    程公子质问易连恺送程老爷子风筝究竟是何居心?易连恺知道他误会了,只好解释说自己是真心想与程家合作,原来,是闵红玉告诉易连恺,在雍南做寿的时候送口哨风筝,风筝线以九仭为尊,所以他才会送这个风筝。
    人生若如初相见第15~21集分集剧情介绍
    第15集
    书房内,易继培招来了儿子们一起商量解决因为范先生的丧事遗留的问题,易连慎询问父亲是追查杀害范先生的凶手,还是天盟会的事情?易继培说既然易连慎怀疑两个问题就是一个问题,这件事就全权交给他去处理。
    易继培又提出还有一件小事需要处理,范先生遇刺,外人看到易家有情有义,也会有人看到易家现在的薄弱局面,那时范先生丧事需要点主,雍南老状元托病拒绝。老状元是财商界的领袖,恐怕会让外人误会易家失去了这个钱袋子。
    第16集
    闵红玉提出让易连恺保护自己,这才不辜负了外人传言中两人的相识相与相好。易连恺反问她到底是去收债还是放债,闵红玉直言不管收债还是放债,她都需要易家来做这个担保。易连恺没有轻易回答, 而是反问自己帮她这个忙有什么好处,闵红玉许诺可以告知他一个秘密作交换,她轻声说,秦桑很可能想要效仿“孔雀东南飞”,离开易家。
    秦桑在家收拾行李,她决定亲自送父亲回家。
    潘箭迟向组织汇报,他在易家的进展一切顺利,选择易连恺将他推荐了易继培,易继培拿五年前的江左势力图考验他,还问他如何破李重年,幸好他早就准备充分,顺利通过了考验。
                                                                                       
                                                        第17集
    傅荣才当着易连恺的秦桑的面,拆穿了当年秦桑嫁给他的真相,还说自己是两人的媒人。
    秦桑转而将枪指着傅荣才,问他到底和易连恺是什么关系。傅荣才这才是自己是范先生的大徒弟,而易连恺是范先生的关门弟子。秦桑泪流满面的指着枪问他,自己无数次追问他傅荣才的下落,易连恺都说自己不知道,原来两人早就认识。
    傅荣才见两人如此更是心中大喜,他在旁边添油加醋想要使矛盾进一步激化,这时,程府的管家邀请众人去见程老状元。
    第18集
    秦桑与郦望平相约私奔,秦桑提着行李如约而至,郦望平却失约了。原来,天盟会的天枢再次找到他,让他选择儿女情长还是拯救世界,郦望平犹豫良久,还是选择了事业。他将两人喜欢的风筝挂在那颗相约的树上,秦桑来到树下,看到风筝,心中百味杂陈。这时,易连恺却出现了。秦桑没有惊慌,而是问易连恺来这里做什么?易连恺轻声说是怕她走错了路。
    另一边,天盟会众人齐聚,齐声宣誓明志,大家摩拳擦掌,准备干一番大事。
    第19集
    易连恺和秦桑面见程老状元,他从行李箱拿出一个折叠好的风筝打开,口中道着祝程老爷子如风筝一般扶摇直上。果然,程老爷子一看见风筝就激动地站了起来,原来这不是一般的风筝,而是九仭风筝。
    或许是太过激动,程老爷子竟然吐血晕倒,还好大夫说明老爷子这是将淤血吐出来了,只要安心静养就会恢复。
    程公子质问易连恺送程老爷子风筝究竟是何居心?易连恺知道他误会了,只好解释说自己是真心想与程家合作,原来,是闵红玉告诉易连恺,在雍南做寿的时候送口哨风筝,风筝线以九仭为尊,所以他才会送这个风筝。
                                                                                       
                                                        第20集
    秦桑独自在庭院的走廊靠着石柱发呆,愁眉不展,易连恺却和闵红玉在街上闲逛。
    闵红玉告诉易连恺,三娘那幅织锦就是出自她母亲之手,易连恺这才明白闵红玉坚持要留下那幅织锦的理由,不是赌气,而是同他一样,寄托着她对母亲的思念。
    闵红玉说,那是母亲最喜欢的作品,因为当时三娘怀有身孕,所以绣出来也更显慈容。正如母亲说的人生若如初相见,其实在当年,闵红玉就见过易连恺,一见误终生,可惜的是,他的心里却已经有了另一个人。
    第21集
    闵红玉感谢易连恺帮了自己一个大忙,决心也帮一帮他。她告诉易连恺,其实女人的心就像堡垒一样,看似坚固无比,易守难攻,其实是有一道暗门的。如果她心中有你,门只需要轻轻一敲,就会开启。
    易连恺感叹自己是“小扣柴扉久不开”,闵红玉却看出秦桑心中是有易连恺的,她鼓励易连恺只要他再坚持一下,闯进去,秦桑的心迟早是他的。易连恺对此不以为意。
                                                                                       
                                                        两人不知道的是,在他们身后,已经有人盯上了他们。
    人生若如初相见分集剧情
    第1集 - 江左文胆范知衡谈判遇刺 三少易连凯烧山解芝山之围
    民国初年,军阀割据,混战不休,百姓罢敝,民不聊生。
    易家是南方最大的军阀世家,其家主易继培名为江左巡阅使,实则是手握兵权、割据一方的封疆大吏。易继培有三子,个个皆不是等闲之辈。
    嫡长子易连怡才智过人,却因十年前骑马摔坏了脊骨,只能在轮椅上度日,但他的聪明才智依然使他成为了易继培的左膀右臂。
    二儿子易连慎有勇有谋,自幼在军中磨练,独掌兵权。他和大哥易连怡是同母兄弟,还娶了江左文胆范知衡的女儿范燕云,可谓如虎添翼。
    幼子易连恺为易继培三姨太所生,与志向远大的两位兄长不同,他虽是江左文胆范知衡范先生的徒弟,平日却风流不羁,尽管娶了家道中落的秦家小姐秦桑为妻,婚后却依旧日日风花雪月,夫妻俩貌合神离,甚至连这次秦桑大病他也未曾露面,着实令人寒心。
    易家表面看似风平浪静,父慈子孝,内地里却是波诡云谲、暗藏汹涌。
    易家虽是军火大鳄,却也非完全没有对手。偏安南方一隅的军阀李重年一直对易家虎视眈眈,他早年曾居于易继培手下,为人善于隐忍,心狠手辣,一直想寻机吞并易家。
    李家与易家连年开战,不仅使百姓陷于水深火热,还给了北方军阀慕容宸可趁之机。他瞅准时机,派遣其子慕容沣以调停为名,大举进兵易继培腹地——芝山别墅,封锁芝山所有出入,而此时,易家风流三少易连恺也因此被迫困于芝山之中。
    慕容家的这次插手,让南方本就紧张的局面越发复杂起来。
    符远。
    范知衡一身笔挺的中山装,脚步匆匆赶到火车站与早就等候在此的易家军官接头。他此番是去与慕容家的谈判密使会面,但他心知此次和谈不过是拖延时间,胜负各半,若谈成不必争一城一池,但若谈不成则寸土必争。他低声交付属下军官,若谈判失败,他将摔杯为号,必须立即将慕容家的密使干掉,以争取时间调江近义的兵,这样才能逼迫慕容家改变进兵方向。
    只要双方战火不燃,此局可破。但他未发现的是,他的话被一个混在人群中假装看报的人尽收耳中。
    范知衡正在为谈判的事焦头烂额,一个清丽的身影带着一个小丫头迈入了车站之中,她正是易连恺的妻子——秦桑。秦桑以担心丈夫为由,强硬要求要到芝山救易连恺。范知衡被她软硬兼施,只好将她和丫鬟安排到了列车后面的包厢。
    火车缓缓启动,范知衡坐在包厢内屏息以待,很快,一个穿着军装,自称是慕容家密使的青年男子敲响了包厢的门。范知衡自以为运筹帷幄,等列车到站,军属推开包厢,却发现他早已横死车中。听到动静的秦桑得到消息后虽然震惊,却依然坚持要去芝山。范知衡已死,她决心到方家店找闺蜜邓毓琳开车送自己上山。
    听到秦桑的请求,邓毓琳虽然担忧,但还是义无反顾地答应了她。好不容易,秦桑以易家三少奶奶的身份强硬通过了慕容家的关卡,却看见一个妩媚的女子坐车下了山,那女子似是看见了秦桑,还对她轻佻一笑,令她心中怒气横生。
    芝山之下重重关卡,芝山之上却依旧平静如初。秦桑到了别墅,就看见传言被困的易连恺竟然在悠闲地打高尔夫球。她强压下心中怒火,告诉易连恺范知衡身亡的消息,易连恺却一句也不信,冷言讽刺了几句,转身回别墅去了。
    易府,易继培得知范知衡身亡,不由和儿子易连怡感叹他一生为自己筹谋,若是不能实现范知衡经世济民的抱负,来日怕是没有脸面去见他。两人又聊到被困芝山的易连恺,易继培虽有担忧,却认为如果易连恺的性命能够换来半壁江山的生意,倒也值得了。
    义州,易连慎正坚守前线与李家开战,由于李军占着有利地形,久攻不下,伤亡惨重,将领请求撤离,易连慎却冷言哪怕打剩最后一人也绝不能撤退。正在此时,他收到范知衡遇害的消息,他当即下令赶往芝山。
    范知衡遇难导致芝山的局面越发紧张,各方势力蠢蠢欲动,易家将领焦头烂额,易连怡却认为此时更应冷静,才不会被人趁虚而入。饭后,易连怡向易继培汇报了各方势力的动向。
    芝山。秦桑得知山下来兵,认定是二哥易连慎带领符远军赶来了。但若两兵相接,慕容军必然会先攻打芝山,将他们作为人质与易连慎谈判。如此一来,她们的性命就只能落在这场战争的输赢上了。邓毓琳听了她的分析反而安慰秦桑,还提出如若芝山之围得解,希望她能帮忙救出自己的远房表哥。原来,她的表哥潘箭迟刚留洋归来,却被误当为天盟会被抓,如今关在高佩德督军的牢里。
    不管局势如何变幻,易连恺在人前却还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但其实,他确认了恩师范知衡身亡的消息后,心中悲痛欲绝,但因为有太多眼睛盯着自己,他只能装傻。易连恺告诉秦桑,刺客竟然敢在火车上动手,再多的人手也没用,但他仍感激,当时范知衡让人保护了秦桑。
    范知衡在大帅府给易连凯留了一样东西,倘若他遭遇不测,就让易连凯打开它。易连凯打开卷轴,上面是大帅府三个大字。易连凯立即明白,范知衡这是给他选了一条夺权之路。
    为了阻止慕容沣攻上芝山,易连恺选择了以毒攻毒——他一面派人通知报社记者制造声势,一面派人放火烧了芝山唯一的道路。尽管山上的居民对此感到十分质疑,但他还是坚持己见。果然,慕容沣不敢承担“逼死芝山百姓”的罪名,狼狈退回永江。
    至此,令各方焦头烂额的芝山之围,就这样被号称纨绔子弟的易家三少轻易化解。
    芝山事件之后,易连慎派遣部下老宋带领部分将士负责易连恺的安全,他知道虽然慕容军已退,但李家军这次在自己手里吃了大亏,绝不会善罢甘休,但他毫无畏惧,而是渴望借下一战,打出江北三十年的太平。
    秦桑见易连恺奇招退敌后,方明白他往日只是装傻。易连恺却解释说自己就是贪生怕死,而且易家大哥能文,二哥善武,他只需要安安分分做一个纨绔就好。秦桑顺势提出,希望易连恺帮忙救出邓毓琳的表哥潘箭迟。
                                                                                       
                                                        第2集 - 易连恺应秦桑所求救出潘箭迟 秦桑郦望平初恋多年后再相见
    易连恺误以为秦桑是因为有求于自己才上芝山来的,他果断拒绝了秦桑的请求,两人不欢而散。秦桑将结果告诉了邓毓琳,邓毓琳有些生气,没想到秦桑却不像以前那般,反而说易连恺也有自己的苦衷,这让邓毓琳十分惊讶。秦桑只好解释说这次易连恺用奇招解了芝山之围,让她意识到其实他并不如自己想象中那么不堪。
    易连恺巧解芝山之围让驻防姚敬仁师长对他起了疑心,他是李重年的心腹,派在边防,自然不会放过易家的任何风吹草动。尽管易连恺称自己只是误打误撞,是慕容沣胆子太小,但姚敬仁并相信。他刻意捧高易连恺,还带来几个亲兵,说是李重年想请易连恺到义州做客。易连恺尚未反应,秦桑却突然过来了,她身后还跟着高督军的儿子高绍轩。
    姚敬仁见事情到了这个地步,直言芝山之围已经见识了易连恺的智慧,现在他和李帅想见识他的枪法,易连恺推脱不了,只好应战了。一人打球,一人开枪,先打中者胜。两人正要比试,易连慎派来的宋副官突然出现,表明自己奉易连慎之命护送易连恺回符远,姚敬远只得作罢。
    姚敬远离开后,易连恺突然开口向高绍轩求助,让他帮自己救出潘箭迟,这只是一件小事,高绍轩自然满口答应了。
    夜幕降临,秦桑来到书房,看到易连恺一直盯着范知衡的那幅字,她忍不住出言说,如果易连恺没胆子完成师傅的遗愿,不如将这幅字烧了。谁料,易连恺却说这种事不用她管,而且报仇是父亲和二哥的事,他并不想插手。秦桑不明白,易连恺这样小心行事,不敢展露才能到底是为了什么?她忍不住出言讥讽了他几句,易连恺只好辩解说自己只是尊重二哥罢了。
    聊着聊着,易连恺发现秦桑用了自己送她的香水,挑逗她是否是想讨好自己。秦桑只好尴尬地说自己只是作为妻子,不想他一直埋没自己的才能罢了。
    易继培得知二儿子易连慎一边跟李家军交战的时候,还敢分兵去芝山。这让他有些感叹,不知道这个儿子是真的报仇心切,还是要让世人知道易家的手足之情,不管哪样,都让他觉得十分愚蠢。易继培派人开车绕遍了符远,想引出刺杀自己的人,但却始终没有动静,这让他不知到底是福还是祸。
    昌邺监狱,高绍轩请父亲高督军释放了潘箭迟。潘箭迟获救后主动提出希望面见易连恺表达感激之情。高绍轩离开后,两人闲聊几句,易连恺询问潘箭迟为何不去见他的邓表妹,而要来见自己。潘箭迟认为易连恺是在田之龙,芝山更是卧虎藏龙之地。当今天下群雄割据,慕容家雄踞北方,西北姜双喜野心不小,东北又有日本人时刻想要趁虚而入。他直言,易家如虎盘踞东南,家主易继培是虎心,易连慎为虎胆,但看似风流不羁的易连恺,才是易家真正的虎眼。
    听完潘箭迟一席话,易连恺不赞反怒,他当即从口袋中掏枪直指潘箭迟,恰在这时,在远处看到的秦桑和邓毓琳连忙赶了过来。秦桑在看见潘箭迟的一刹那呆住了,脑海中浮现当年学生运动时,潘箭迟救下自己的画面。二人四目相对,眸中情绪万千,易连恺见状心知他们可能有旧,故意走到秦桑身边,搂着秦桑向潘箭迟宣告主权。邓毓琳心中暗叫不好,故意插话呛了潘箭迟几句,话里话外让他赶紧离开芝山。离开的时候,易连恺意味深长地看了潘箭迟一眼,邀请他明日一起去打猎。
    秦桑回别墅后将自己关在了房间,邓毓琳气冲冲地找到潘箭迟,怒斥郦望平到底在打什么主意?她告诉潘箭迟,自己救他是一码事,但希望他立即离开江左,不要再出现在秦桑面前。如果他是想趁机接近易连恺,就趁早将这个注意打住。当年秦家败落之时,不顾众人反对和风言风语娶了秦桑的是易连凯,不像潘箭迟听到风声就跟老鼠一样落荒而逃。潘箭迟只好发誓,只要秦桑选择跟易连凯在一起,他也绝对不会伤害易连凯。
    秦桑在浴室一边放水,一边发呆。故人相见,她依旧清晰地记得初见秦桑的场景,他在台上意气风发地演讲,众人无不叹服,而当警察过来抓人,也是他救了自己。但战争年代的爱情总是浪漫又现实,郦望平一心一意将革命当事业,秦桑却渴望过平凡的日子。
    那一天,秦桑在那颗他们经常约会的树下等郦望平带自己离开,却等来了母亲。母亲劝她郦望平是天盟会的人,稍有不慎就会惹来杀身之祸。但那时的秦桑却宁愿跟爱的人去死,也不愿跟一个不爱的人苟活一生。母亲愤然离去,她跪在树下等了好久,好久,却只等来了越来越深的绝望。
    秦桑陷在回忆里无法自拔,却忘了浴缸正在放水。恰巧,易连恺回家,看到浴室里有水渗出,心中猛然一惊,连忙大声敲门呼唤秦桑的名字。等他急到准备撞门时,秦桑一脸漠然地打开了门。易连恺见她这样,不由怒火中烧,狠狠将她骂了一顿。但秦桑却只冷冷回了一句“你骂完了”,便转身回屋了。
    深夜,易连恺又在书房看着师傅留给自己的那幅字,他自言马上就要中秋,他却尸骨未寒,甚至遗体还在慕容军地界,这让身为徒弟的他心中有愧。外人看易连恺荒唐,但其实这都是师傅范知衡的韬光养晦之计。可叹的是,易连恺虽没有子承父业的心,却不得不认这个命。如今,既然这条路是师父的遗愿,就算是头破血流,他也会走下去。
    他不知道的是,他的这番话,全都被躲在书房门外的秦桑听到了。
                                                                                       
                                                        第3集 - 易继培故意散布遇刺重伤流言 易连恺携秦桑赶回符远途中遇袭
    易府外,大少奶奶慕容汘和颜悦色地吩咐淮秀帮忙做一套寿衣,这一幕被盯在门外的暗哨尽收眼底。很快,易连慎的舅舅急忙将大帅遇刺,甚至已经开始做寿衣的消息通知了易连慎,他叮嘱易连慎立即带兵回符远,而且决不能让易连恺先回符远,要用尽一切办法将他困在芝山。
    不管前线局势如何严峻,芝山之上却是一片欢歌笑语。
    这日,秦桑、邓毓琳陪着易连恺等人到山间捕猎。秦桑质问邓毓琳为何不提前说要救之人是郦望平,邓毓琳解释说自己不告诉秦桑,不是怕她不去救他,而是怕她奋不顾身地去救郦望平。秦桑沉默了片刻,追问邓毓琳,现在潘箭迟是不是天盟会的人,邓毓琳还没来得及回答,就被旁边突然响起的马蹄声与枪声吓了一跳。
    夜幕降临,芝山上一行人围坐着一边烤肉一边喝酒聊天。白日潘箭迟的表现让众人纷纷夸赞,并且询问他的打算。谁知,潘箭迟却对各方势力都不满,易连凯问潘箭迟这也看不上,那也看不上,是不是看上南方天盟会了?潘箭迟笑说自己还真看上南方天盟会,只可惜他一到昌邺就被卷入学潮,关进大牢,方家店这次的学潮事件他已经灰心丧气了。
    夜已深,秦桑在外面看着风景发呆。潘箭迟突然来到她身后,两人闲聊几句,秦桑追问潘箭迟此番前来的目的,潘箭迟先说自己是来找秦桑,希望秦桑能相信自己。但此时的秦桑已经不是当年天真的秦家大小姐,她对郦望平失望透顶,也不想再去猜测他话里的真假。这一幕被躲在树后的易连恺看得一清二楚,紧跟着,宋副官赶来向他汇报了大帅遇刺的消息。
    这天清晨,秦桑拜托高绍轩护送邓毓琳下山,随即,易连恺几人决定骑马从小路赶回符远。几人聊天之际,潘箭迟瞥见宋副官往易连恺的马耳中放了什么东西,但他没有声张。
    果然,回符远的路上,易连恺的坐骑突然发狂,他重重的从马背上摔了下来,正当马要踩中易连恺之际,潘箭迟骑马赶来,开枪击毙了疯马。易连恺十分感激潘箭迟的救命之情,却疑惑为何一向温顺的马会在自己回符远的路上突然发疯。
    潘箭迟想起之前看到的那一幕,走到马尸身边检查,果然从马耳中找到一只虫子。众人恍然大悟,潘箭迟直接指出自己在出发时,偶然看到宋副官站在马旁行为诡异,宋副官立即指责潘箭迟血口喷人,谁料他一时激动,起身却将兜里装有虫子的木盒掉了出来。
    见事情败露,宋副官立即想拔枪,却被潘箭迟利落的抢走了手枪,并卸掉了里面的子弹。正当几人对峙,草丛中有人举枪瞄准了易连恺,幸好,眼尖地潘箭迟果断开枪射杀了此人。几人靠近才发现,那名刺客用的竟然是易家二少爷带领的符军的枪。
    易连恺觉得事情并不会如此简单,这件事很可能有人想嫁祸给易连慎,引起易家内部矛盾。他逼问宋副官究竟是谁派来的,潘箭迟顺势提出自己曾经学过不少审人的办法,不怕他不开口。一旁的秦桑见状,连忙提出应该将宋副官押回符远,如果宋副官真的是二哥的人,也可以让老爷子为易连恺讨个公道。对于两人的建议,易连恺不置可否,他提出想单独和宋副官谈谈。
    等待易连恺的时候,秦桑主动感谢潘箭迟刚才对易连恺的救命之举,潘箭迟称自己救易连恺也是为了秦桑,但这些话对秦桑已经没用了,根据她对郦望平的了解,他此番上山必定有所图谋。郦望平直言自己想把过去错失的一切都弥补回来。这一番表白让秦桑内心十分复杂,但她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被只言片语骗去私奔的人,而是易家的三少奶奶,所以,于公于私,她都不想再与郦望平有任何牵连。
    另一边,易连恺面对宋副官并没有威逼,他知道宋副官是二哥易连慎身边的老人,希望宋副官不要被人蒙蔽,离间自己兄弟。宋副官又说这次刺杀是他自作主张,他认为只有除掉易连恺,二少爷才能稳坐江左。易连恺见状感慨良多,他并不想争夺易家的江山,也不想和二哥撕破脸,但既然宋副官动了手,易连慎的黑锅就背定了,所以他的命绝不能留。
    易连恺给枪让宋副官自行了断,宋副官接过枪,突然举起手将枪口对准了易连恺,还好潘箭迟和秦桑赶来,他知道杀易连恺无望,只好举枪自尽了。这幅场景让秦桑吓了一跳,下意识躲到了潘箭迟身后,易连恺心中一沉,一把将她拉了回来。
    易连恺一行坐火车赶到宋副官预选的方家店,潘箭迟担心那里还会有危险,劝易连恺另做打算。易连恺却毫不担心,因为那里有个人一定会帮自己,这个人就是他的红颜知己——闵红玉。秦桑突然想起自己上山时看到的那个妩媚女子,心中不由生起了闷气。
    到达方家店后,易连恺支开秦桑和闵红玉到车内谈话。闵红玉调侃三少爷还是藏不住锋芒,猛虎下山了。易连恺无奈道要不是慕容沣,自己还能再藏两年,可惜他在芝山之围事件露了爪牙,现在做事就没有那么容易了。因为范先生在方家店遇害,大家都清楚方家店的局势对易连凯来说很危险,所以,这一趟易连凯要借闵红玉的脸面一用。
    潘箭迟和秦桑坐在远处看着车里的两人,他不明白秦桑为何能够看着自己的男人和别的女人装腔作势,秦桑只淡淡地说,这次是闵红玉,下次还会有其他人,易连恺风流在外,她早已经习惯了。秦桑直言,自己这辈子最不甘心的就是嫁给易连凯,但那是她母亲的遗愿。
                                                                                       
                                                        第14集 - 易连恺被绑架为傅荣才幕后指使 秦厚生偶遇潘箭迟怒扇秦桑耳光
    易家书房。
    易连恺向易继培讲述被绑架的经历。这帮绑匪一共五个人,其中看押他的三人已死,负责接收赎金的两人也被收押。易继培问易连恺是怎么想到用棋牌解困,易连恺回答说,小时候他曾看过易继培用玩牌的法子分化了几路军阀,所以他看着就会了。
    其实,易继培也明白绑匪的目的并不是除掉易连恺,而是除掉他们三兄弟,所以他强调不管易连恺以前在外面如何花天酒地,现在回到家里就该收回纨绔子弟的作派,凡事以易家为主。易继培猜测,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法的,跑不了那两个半人,一个是他的老朋友慕容宸,一个是投奔李重年的傅荣才,还有一个早已消失了。
    另一边,傅荣才和李重年下棋,李重年没想到他们这次还是没能撼动易家半步。傅荣才却不气馁,他知道这是因为易家有后,而他要一直逼下去,看易继培最后如何抉择。
    易连恺出了书房,也同大哥易连怡说了被绑架的经过,他好奇父亲没说的那半个人是谁。易连怡叹息说那半个人已经不在人世了,就是他们的六叔易绶城。六叔当年和范先生齐称江左双胆,一个文胆,为江左运筹帷幄,一个武胆,为江左平定四方。后来,六叔自觉杀人太多退出江湖,有一次家中着火,六叔未能及时逃出葬身火海,他也在那时摔马受伤。易连怡质问易连恺与范燕云是否真的是巧遇,易连恺发誓他对二嫂绝无半点私心。
    秦厚生准备去打水的时候偶然碰到了潘箭迟,他一眼看出潘箭迟就是俪望平,怒骂潘箭迟到底是何居心,又来欺骗秦桑。潘箭迟不甘示弱,他说明秦桑在易家都是为了秦厚生,她自己过得并不幸福。
    房内,秦桑收拾好行李,提着箱子准备离开,正好易连恺从外面走进来。易连恺吩咐朱妈先出去,然后质问秦桑要去哪里,秦桑面无表情地说要送父亲回去一段时间。易连恺抢过箱子,劝秦桑不要去。秦桑讽刺易连恺是否又要将她当幌子,易连恺也不恼,直指秦桑当幌子不是一天两天,现在不想当了是不是因为心里有他。秦桑不承认,易连恺却说秦桑欺骗不了他的眼睛,他被绑架后,秦桑见到他那一刻的眼神,以及喊他名字时的声嘶力竭都是最好的证明。
    秦桑恼羞成怒想要从易连恺手里抢过箱子,易连恺却直接将箱子扔在地上,然后捂着秦桑的耳朵说他被绑架,最害怕的是失去秦桑。秦桑却没有心思听这些,她挣脱易连恺夺门而出,却看见父亲就站在门口。谁料,一向疼爱女儿的秦厚生竟然抬手狠狠地打了秦桑一个耳光,他质问秦桑怎敢将野男人带到易家。易连恺见状,连忙解释说一切不怪秦桑,是他们二人在胡闹。
    易连恺主动离开给父女俩空间谈话。秦厚生心中百味杂陈,他一直相信秦桑和易连恺既然结为夫妻,真心相待必能和和美美。但只要潘箭迟在,秦桑的心思就永远不会放在易连恺的身上,他想要告诉易家父子潘箭迟的真实身份,秦桑闻言又惊又怕,她跪在地上恳求父亲放过潘箭迟,并且答应父亲会尽快让潘箭迟离开,好好和易连恺过日子。
    回到房间,秦桑默默捡起被易连恺摔在地上的行李,看见里面母亲的照片,她的思绪一下又回到当年父亲下野,母亲带她出入各种舞会的时候。有一次,易连恺出现在舞会上,秦母突然晕倒,易连恺见状过来帮忙,并且派人将秦母送去医院,也因此注意到一旁的秦桑。
    后来的一切都顺理成章起来。先是秦母逼秦桑亲自登门拜访感谢易连恺。易连恺看见等在门口的秦桑于是上前打招呼,并向秦桑自我介绍,问秦桑是否还记得他们的第一次见面。秦桑以为他说的就是昨天的舞会,她礼貌地感谢易连恺救了母亲,然后就以母亲还在医院为由告辞了。
    秦母得知易连恺并没有问秦桑的名字,担心秦桑和易连恺会没有一点希望。 当时秦家要翻身报仇的希望全在秦桑身上,秦桑答应母亲她会报仇,但等她报仇翻身之后,以后她想要做什么事,请母亲不要干涉。秦母闻言十分生气,秦桑反驳说母亲口口声声为她好,却半点也不在乎她的感受。
    很快,易连恺的师父范先生前来向秦母提亲,秦母却一反常态回绝了这门亲事。易连恺没有放弃,而是带着很多礼品到秦家,并找秦母请求娶秦桑为妻。一开始,秦母担心风流的易连恺不会对秦桑真心。易连恺当即向秦母保证他这一生一世只爱秦桑一人,而且为了补偿秦桑,易连恺让秦母帮忙将他在法兰西金柜的钥匙转交给秦桑,承诺只要秦母同意把秦桑嫁给他,他一定给秦桑世人仰望的骄傲。
    也许是被易连恺的诚意打动,秦母终于还是答应了这门亲事。秦桑得知消息,和母亲赌气说若她嫁给易连恺能帮父亲重回政坛,也可以让母亲在吴家抬起头,就算易连恺是个地狱恶魔,这笔买卖母亲也不亏。秦母劝说秦桑不要走她的老路,秦桑却半句也听不进去,她答应会嫁给易连恺,却反问母亲得病到底是真是假。听到她这番话,秦母情绪十分激动,气得咳出一口鲜血后就撒手人寰,徒留秦桑悔恨终身。
    秦母葬礼上,易连恺前来吊唁。秦厚生哀痛之余感谢易连恺出手相救。很快到了新婚,易连恺对秦桑颇为客气,秦桑无却情地说他们之间不必这样,父亲被奸人傅荣才所害,她答应了母亲要把父亲救出来。易连恺闻言一颗心摔得粉碎,他没想到秦桑嫁给他竟然是因为这样,但事情已经发生,他只好愤然离去。

    联系我时,请说是在四四论坛上面看到的,谢谢!

    使用道具 举报

    最新信息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你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