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大型新闻网站之蜀川在线网 - 给您带来真实、丰富、温馨的新闻资讯!  

蜀川在线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大秀场

  • 0威望
  • 908994积分
  • 302162帖子
  • 发表于 2014-3-3 10:35:59 |显示全部楼层

    【作家专栏·文化随笔】来一个原创亮相 [复制链接]

      ■葱葱湖
      青春的那些日子,读《茶花女》就梦想有机会去香榭丽舍大街逛一逛,后来读到《拿破伦传》又梦想去卢浮宫看看这位“没文化”的大战犯从世界各国抢回的艺术珍宝。如同与更多中国老百姓过日子一般我不可例外,即使那些最知识最文化的绝大多数人也仅此向往一下而已。我知道的有个例子是一个名牌大学讲外国建筑的教授,一直在资料上出国,因为要授课嘛,直到改革开放后才终于有了一次出国机会,教授说:“……我才有机会去亲眼看一看我讲过多少遍、写过多少遍的外国建筑。我曾经几乎为它们付出生命的代价。当我第一次登上雅典卫城的时候,泪流满面,咬紧嘴唇才没有哭出声来。”
      在北京自己掏腰包游荡的那几天,我珍惜地视为自己这些年来的幸福生活。那日,我游荡而过南池子牌坊外时,行道树的倒影在红墙上绝美地任其阳光变幻,红墙下的那份安静让我想看看红墙内的样子,我的脚步很自然地倒回到南池子牌坊,也没想是否迷路就进入里面了。
      仅仅走了十几步而已,眼光停留在了一张大海报上。海报上《意大利文艺复兴绘画巨匠原作展》上的“原作”两个字吸引了我。
      我进入的时候,辉煌的展厅森严壁垒地接待了我一个观者。10余位军容严整的军人把守着,我开始观看前几幅画作的时候有三位军人左、右、后跟随着我缓慢移动的眼光和脚步,大概把我列入了重点监控对象来着。但置身在巨匠的原作前,所有不适都不能左右我梦境中放光的眼眸。
      西方油画近看和远看感觉完全不一样。近看有点像看今天的三维画,要在油彩的堆垒中去寻找整体效果或解读画者笔锋,而一定距离的远视就完全不一样了,作品的立体和逼真简直让人想伸手触摸一下,才敢证实他(它)是以一幅画展示的真实性。在《贵妇人》油画前这种感觉直接冲击着我,就觉得她的眼睛对视着我站在任何距离和任何角度,我努力将身体探到与她眼睛的距离最近处,有一时激起要询问她感受的欲望。
      而这时候身旁的三位军人也在轻声议论:“你看,那眼珠就像盯着你看一样。”我默默地听着,我懂得他们是怕我忽略了精彩在善意地指导我观看。直到我移动到另一幅画前,还觉得又多了一双眼睛盯着我。
      “达芬奇来了!米开朗基罗来了!拉斐尔来了!”那海报是这样向中国人惊呼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三杰到来了。高达35亿人民币保价的49幅作品里,事实上他们各自只带来了一幅作品。达芬奇(1452-1519年)的是一幅16开大小背面有亲笔签名的铅笔素描《骑士》;拉斐尔(1483-1520年)的是画里一角有自己形象的《巴蒂斯塔布道》;米开朗基罗(1475-1564年)的是一幅《耶稣下十字架》。
      米开朗基罗的这幅画是这批画作中保价最昂贵的,据说它是由米开朗基罗家族保存的大师作品中唯一可移动展出的珍品。
      重彩的夕阳中,信徒把已经死亡的耶稣从十字架上取下,世界便有了复活节。关于耶稣,被犹大亲吻而出卖的故事没什么争议,而他怎样复活的却各说不一。其实,无论想象还是塑造一个复活的神,西方和东方都以悲壮为前提和代价,体现出文化审美的某些一致性。这时候绘画的技巧在外行、内行、东方、西方人们的视觉里已经隐退。
      于是,米开朗基罗画了一个饱受折磨已经死亡,正在被人忙着从十字架上取下的耶稣。他耷拉着躯体,低垂高贵的头颅,十字架和他身躯的背景是浓浓一笔血红中泛着金黄的云野,那是辉煌和惨烈的交界,那是凡人不可抵达的境界。几百年了,那从植物中提炼的“原生态”颜料一点没有褪色,总是夺目地进入每一个读画者的视线。
      梵高(1853-1890年)《向日葵》的一抹疯狂的金黄是否承袭了这一色彩的运用呢?《罗丹艺术论》中有一段话一直影响我的写作:“生在你们以前的大师,你们要虔诚地爱他们……传统把钥匙交给你们,而靠了这把钥匙你们会躲开陈旧的因袭。也就是传统本身告诫你们要不断地探求真实,和阻止你们盲从任何一位大师。”《耶稣下十字架》这幅作品冷静沉郁的悲剧场面令人久久不能挪动脚步。不夸张地说花的钱就看这一张也值。它直接告诫你,大师交到你手中的钥匙之所以昂贵,就是你无法达到他创造的艺术极致,你只能借用这把钥匙去寻找只有你才能进入的门。这就是文学艺术创作,它们排斥复制和平庸,它们崇拜巅峰和唯一,认可推陈出新中的超越。
      身边多了位读画的青年女子。她认真地抄录着一些画作的年代、作者等文字。文字太简单,也许是这样级别的展出策划上最大的漏洞。
      青年女子问我:“你是老师?”
      我答非所问:“你看那云野的色彩,历经几百年不朽。”
      “就是。”
      “选择的是耶稣被这个世界扼杀,完全失去知觉能力的一瞬来表达复活前夕的代价,还是悲剧题材的力量。”
      “隐喻。”
      展厅很静,以致直接压迫着我们最低声的交谈也必须把语言提炼得精致简短些。
      我们正在聆听大师艺术灵魂的低语,聆听大师的脚步怎样从容不迫地穿过岁月的寂寞,然后来一个原创亮相。能在自己的土地上读到并聆听大师原创的声音,我比那位曾经泪流满面的教授实在不知幸运了多少倍。

    联系我时,请说是在四四论坛上面看到的,谢谢!

    使用道具 举报

    最新信息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你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回顶部